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穿PRADA的穷嗖嗖

发布时间:2021-01-08 10:17:05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成为第一代的时尚编辑,真心幸运,又真心不是什么幸运事儿。

某天,某个朋友私信我,说《穿PRADAD的女魔头》中文版出了第二本,你看了吗?我说,惭愧得很,就书店里翻了翻,算没看。她又问:你说这书里写的,接近现实吗?我说:完全两回事,在国外,是穿PRADA的女魔头,在国内,是穿PRADA的穷嗖嗖。

说完我自己都乐了,这话从何说起呢?!

那就话说早年间吧,这个早是多么早呢?就是时尚杂志刚在中国露端倪的那会儿,1990年前后吧——

那时候大家普遍都还比较穷,时尚编辑里基本没有什么富二代、官二代,能得瑟两下的,大都是有点海外关系的,比如舅舅大爷姑妈姨妈在美国法国什么的,还有就是突然有个从台湾回乡认祖的爷爷或者姥爷,这些亲戚会带来很多让大家开洋荤的新鲜玩意儿,小到可口可乐的听装限量版,大到吓死人的普世价值观,把这些花花绿绿、大陆少见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设计好印在铜版纸上,就成为了那个年代国内第一批的时尚杂志。

那一代的时尚编辑,基本都是歪打误撞,大学毕业要找个工作,正好某个女性杂志在招聘任制的编辑,姓何的就这么碰上姓郑的了——正合适。后来干的好的,成为总监、成为主编,运气好的,又成为后来约定俗成的一线大刊的总监、主编,但这是后话,早年间,谁也不知道哪一本本土杂志后来会突然开窍,会寻求版权合作,成为再后来的VOGUE中文版,BAZAAR中文版。

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人物原型为美国版《VOGUE》主编安娜温格尔。

成为第一代的时尚编辑,真心幸运,又真心不是什么幸运事儿。

说幸运,这份职业的确给人很多体验的机会,天南海北,好吃好喝,各大奢侈品拿出最奢侈的款待精神,逢迎Come from China的时尚编辑,在逻辑上这没有什么不通,谁叫那里是全球购买力最强劲的新兴市场,换谁做老板都一样,得重视。

尤其有了微博、微信朋友圈之后,这种生活变成可以带现场直播的,已经做到高TITLE的前几批时尚编辑,在旁人眼里,嚯,就是好一块绣满了大牡丹花的上等锦缎,华丽不说,旁边居然还有无数端着七彩丝线和绣花绷子的人在排队候着。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可惜国内的时尚终不是这个产业的源头,神经末梢的触碰,反应到大脑,只能算是完成侦察兵的任务,中枢神经永远在遥远的欧罗巴。即便被拍成电影,女魔头也活在美利坚,欧洲人看了还是会哼一声表示不屑,每年好几十亿的奢侈品大产业链,怎么会是你们说了算……

所以国内穿PRADA的,要么是时尚爱好者,要么是时尚从业者,女魔头,想多了……

一穷二白,基本上是第一代、第二代……直至第N代时尚编辑的通病,直到跟王思聪差不多年纪的一批富裕的熊孩子,因为真正热爱,家里倒贴钱地进入这个行业,才算有所改变。但这个群体,毕竟不占主流,大多时尚编辑,在节节攀升的CPI面前,越发的一穷二白。

穷,指经济上。

基本上时尚编辑都没什么钱,干的年头越长,越是兜比脸还白。

因为这一行,有点像唱戏,唱戏首先得有行头,奢侈品于普通百姓的悖论就在于,其质量和身份隐喻远远高出生活必需,其价格就必然远远超出常人所能负担的程度。

就不讨论是不是真正源于热爱才去消费奢侈品了(没有不爱的理由啊,那么精湛的工艺、那么潮流的设计、那么高大上的品牌文化的隐喻),单是时尚编辑要出席各种活动……见各种采访对象……况且,您还不能老是一个经典款吧……连《月牙儿》里的韩月容都知道:“把我所有的一点东西都折卖了,作了一身新行头,我的确不难看。”

然而,工资就那么点儿……早期时尚编辑里一大堆人在北京房价没飙升,1万多就可以买到1平米新城国际和棕榈泉的时候,选择了忠诚于自己服务的奢侈品行业,而不是置业。

相信搞一个工作成本排行榜,无论国外还是国内,时尚编辑都不会跑出前三名!

有时候不是虚荣不虚荣的事,而是人在哪个环境里,就会有哪个环境的压力,名利场比的就是浮华,你这个时候非说朴素是一种美,对不起,游戏规则搞错了。

前阵子听一句名言,就此落下心脏病的根儿:“没钱不是你的错,没钱还混时尚圈就是你的错了!”

白,指思想上。

知乎上有个提问:“为什么女人看韩剧会被说层次低,男人看A片就不会被这么说?”

迄今为止最精湛的回答是:“因为男人清楚地知道那只是A片,而女人往往搞不清那只是韩剧。”

同理适用于时尚编辑。

从来都是改朝换代的时候,早先社会底层的人通过各种财富积累获得新的社会地位,才赢来奢侈品市场的新一轮大繁荣,我们这一代Chinese正好赶上这个大变革期。然而,14亿人共同吃饱饭没问题,但14亿人都消费得起奢侈品,估计在共产主义社会也实现不了。

时尚编辑容易把杂志里的生活,当成自己本来就应该有的生活,原本一份职业一个平台带给人的便利和好处,却害得大多数人把自己站成了望夫崖,他们要求自己找的的男朋友女朋友要像杂志里的明星或者模特,要求自己的生活品质要等同于杂志里的LIFE STYLE版块,实现不了,就郁闷,就跟自己过不去。不过,既然连王尔德都说“摆脱诱惑的唯一方法是臣服于诱惑。我能抵抗一切,除了诱惑”, 我也深深理解朋友圈夜里大半夜还睡不着觉的那一批人,因为,我也这样过!

因为一本书,突然话痨了这么多,我已经做好被时尚圈里的诸多好朋友板砖拍死的准备,但不管前面的话怎么阴损缺德,中国的时尚圈、或者说时尚编辑圈,都是眼下我们这个国度真真切切最值得被爱戴的一个群体,他们追随自己的内心,敢爱敢恨,不买假货、尊重创意、自我约束、市场化程度最高,这个群体里,帅哥美女如云,北上广深花大价钱搞起来的摩天写字楼、潮流新鲜地里,他们通常是最漂亮的人文风景。

试想象一下,假如没有这个圈子的人不遗余力地自我建设和影响它人,你花了好几百块在“XXX”里喝下午茶,与你邻座的将是哪些人?你花了好几千块甚至好几万块从奢侈品店里买回的包包和配饰,跟你撞款的又将是哪些人?你花了好几百万从五环路外买回的崭新房子,同你一起挤电梯的又将是哪些人?

正是这些穿PRADA的穷嗖嗖,在时时刻刻、不遗余力地身体力行着同一件事——要全中国,都向上看!

德阳市人民医院

天津中医院治疗疤痕

治疗生殖器感染正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