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为农村金融注入新活力我国西北地区互联网金融服务三农见闻白点兰

发布时间:2020-10-18 17:12:54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为农村金融注入新活力 ——我国西北地区互联网金融服务“三农”见闻

2016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2014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3万亿元。而2015年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却只有125亿元。农村金融,空间无比广阔。

2017年初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大力鼓励发展农村金融。这让以阿里和京东为首的诸多互联网金融如虎添翼,他们搭乘着电商的“方舟”,纷纷驶入农村金融市场的蓝海。

然而,尽管农村市场金融需求很大,但是面对中国7亿“零征信人群”这一庞大群体,很多互联网金融要么折戟而回,血本无归;要么在路上艰难前行,几欲退缩。在我国西北农村地区,山水普惠却在短短的时间内风生水起,打开了农村金融市场,原因何在?互联网金融又给农民带来了怎样的实惠?为此,记者近日深入宁夏农村进行了采访。

“再也不为贷款难犯愁了”

尽管还是初夏,但午后的阳光已经晒得沙土地有些发烫。在宁夏灵武市郝家桥乡上滩村外的韭菜大棚里,50多岁的马建军正顶着烈日和家人整理新棚的沙土地,准备灌好水后就栽上韭菜。“夏天是韭菜生长的最好季节,要抓住时机,赶紧把地整好。”马建军说。

在上滩村,80%的村民都是靠种韭菜为生,而马建军可以算得上是个种韭菜能人。2015年,他家就有了4个大棚,为了扩大韭菜种植规模,2016年6月,马建军从农村信用社贷了6万元款,新建了大棚。同时,他还从山水普惠借了3万元贷款,成了上滩村涉足互联网金融第一人。“现在就肥料还能赊账,其他的都需要现金。有了这些资金,建大棚,买盖大棚的棉被,买农用车,买羊粪,再也不用发愁了。”马建军说。

山水普惠隶属于久亿恒远科技有限公司,是互联网金融平台短融网的农产品资产端。有着十几年农村金融管理经验的山水普惠CEO张翼告诉记者,为满足农村金融需求,山水普惠主打10万元以下的贷款,只针对经济地位单一的个体生意,产品基于县域为生态环境,分别面向种植养殖、小经营小生产工商户、工资型3种客户。

“从银行贷款不仅需要抵押物,而且审批时间太长。”马建军说,本来有时候急需一笔钱购买农资,但是却等不及银行审批。而山水普惠相对于银行贷款来说,不需要任何抵押物,而且从申请贷款到拿到资金,总共也用不了几天,“关键是能解燃眉之急”。

“会不会担心还不上钱?”面对记者的疑问,马建军自信地说:“去年我10个大棚的净利润在17万元左右,还贷根本不成问题。”

社区自营:打通农村金融“最后一公里”

“看天吃饭”是农业的特有属性,“一旦遇上天灾人祸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张翼说,发一次大水,农田被淹没,就会导致农户还不上钱,一次大的疾病,就会导致一个农村家庭劳动力折损。而且,农民无疑是中国征信最薄弱的环节,有不少农民甚至连银行卡都没有。

山水普惠吴忠县域的大区经理何健向记者坦言:“农村金融实在不好做,过五关斩六将,需要一道道槛往前冲,一个槛迈不过去,就栽进去了。”

不过,在农村金融这个熟人体系中,要想骗贷也很难,“因为只要到村里一打听,就很容易得知一个人是否靠谱。”张翼告诉记者,也正因如此,山水普惠采用社区自营的模式,在乡镇社立直营网点,社区经理深入农村直接获得客户。

“比如一个农户有多少亩地,去亲自丈量一下,如果他种植的是水稻,根据当地的气候,一年几茬,产量多少,基本都可以换算农户一年的收入。”对于吴忠市县域社区服务中心的社区经理尹家鑫来说,这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然而,这种轻车熟路却不是一朝一夕实现的。为了消除和农户的陌生感,尹家鑫几乎每天都要骑摩托车下村和农户沟通,每天的行程差不多有200公里左右。甚至直接下地帮农户干农活也都是常有的事。“当你与农户一起挥汗如雨的时候,你们的关系也就建立了。”尹家鑫说。

据了解,山水普惠规定,客户经理不得通过任何中介获得客户,只能通过陌生拜访和客户介绍与农户建立联系。“只有用这种方式接触到的农民客户才是最真实的。”张翼说。

“其实一开始我还不相信能从山水普惠拿到贷款,多亏了尹家鑫屡次来家里跟我详细介绍,我才利用互联网金融实现了资金周转。”马建军告诉记者,在拿到贷款之前,山水普惠对他家的收入情况都做了全面了解。

“这种直营模式的农村借贷地区多是以农牧业为主的欠发达地区、中西部发达地区以及中东部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最显著的特征是农业在整个县域经济中占很大比重。”张翼认为,也恰恰是这些地区往往仍有巨大的经济上升空间,对现金借贷有更直接、更迫切的需求。

用科技实现普惠金融

“农村金融面临三座大山,一是风控难标准化;二是成本高效率低,这里的成本包括获客成本、运营成本、管理成本等很多方面;三是农村金融的环境还没有很成熟,没办法构建一个体系,在全国搞定,所以真正可以持续作业的平台很少。”山水普惠母公司久亿集团CEO王坤说。

金融科技、数字金融的提升运用或有望推翻农村金融“三座大山”。在王坤看来,通过线下数据收集、线上风控模型相结合的方式才有可能实现农村金融的可复制可持续,而山水普惠正在不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尽管社区自营模式是一种笨方法,但是通过金融科技,服务‘三农’的效率在逐步提高,工作流程越来越标准化;通过对市场认识的加强,做数据精准收集、检验和反欺诈,在数据逐渐积累的过程中,慢慢找到哪些是主要的考评因素,从而使数据、风控标准化,最终建立风控模型。”张翼介绍说,每一单借款人,单是调查项就有120多个,再结合辅助性数据,从而作出最终判断。

目前,山水普惠已在14个省的84个县建立了88个服务网点,累计招募、培训员工1700多名,他们大多是在城市工作后回原籍的人。据介绍,山水普惠2016年放款8200多笔,放款总额近2.8亿元,逾期率截至目前没有超过千分之五,并且已经盈利。

“我们期望通过为广大农村人口建立信用档案盒信用数据,让农村金融消费者享受可获得的无差别的金融服务。”山水普惠CTO杨夏耘说,目前资金成本高是山水普惠最大的痛点,期望未来资金成本可以大幅下降,从而降低农户的资金使用成本,实现真正的普惠金融,实现全面的农村金融供给。

据了解,3年内山水普惠服务网点将覆盖1000个县,实现200亿元的年信贷额,并建立全国首个农村信用大数据中心,实现以数据为核心的全流程金融服务。

中国社科院 互联网金融 农村金融

新疆男科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治无痛人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