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骆家辉来了值得激动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4:53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骆家辉

骆家辉来当驻华大使来了。消息一传出,引来不少媒体的兴奋和激动。这个骆家辉,好生了得,从美国的郡长、州长、商务部长一路上扬,官儿越当越大,如今跑到中国来当驻华大使了,简直是太给中国人争光了!

且慢。骆家辉是哪国人呐?他给谁争光啊?你可能会说,那还用问,当然是美国人。是奥巴马把他派到中国来的嘛。其实答案还真不止一个。你如果在北京大街上搞一个随机的民调,大概会有一半人会说骆家辉是中国人,还有一部分会说,骆家辉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为什么会这么乱套?因为咱们中国人喜欢认亲,当然主要是认一些能够向上攀附的亲戚,向下的,一般就不考虑了。贾琏如果被派到刘姥姥的庄子上当一个村长,贾府不会引以为荣,还会觉得挺没有面子。但刘姥姥的孙子板儿如果被大观园录用了,哪怕只是当了一个小科长,那也相当荣耀。美国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华裔美国人一旦混出了名堂,比方说赵小兰当了美国劳工部长,骆家辉当了商务部长,朱棣文当了能源部长……,都让中国人自豪不已。大概能证明中国人的遗传基因很优秀吧?

这毛病,还不独中国有。国势强弱有点差异的,那弱的一方,都会有点表现。奥巴马当了总统,美国民主党很得意,比民主党还得意的,是奥巴马非洲老家的乡亲们。咱孩子能在美国当总统,有木有?牛不牛?中国的新闻界高官赵启正,有纯正的韩国血统,韩国乡亲也很以此为豪。连施瓦辛格当了美国的州长,他的奥地利乡亲也觉得很有面子。

国势差不多,或者还不如本国的地方,华裔当了大官,就引不起国人多大的热情了。李光耀啦,李显龙啦,他信啦,阿披实啦,英拉啦,也都是华裔,他们当了新加坡或者泰国的总理,中国人也不很在意。部长一级的,就更多了:冯慧兰在印尼政府当了贸易部长,黄英贤在澳大利亚当了部长,黄徐毓芳在新西兰当了部长,伍冰枝在加拿大当了总督,地位都挺显赫,但国人印象都不很深刻。看来,国人的自豪有着强烈的选择性。

瓜田拿骆家辉等人说事儿,想说点什么意思呢?想说一个意思:对外国的华裔官员,还是应该抱一颗平常心来对待。骆家辉是一个有纯粹中国血统的美国人,他也为有中国的文化背景而自豪(他和朱棣文都不会说汉语),正像奥巴马也有理由为自己的非洲文化背景自豪一样。在文化上,你厚此薄彼是吃不开的。不管是骆家辉还是奥巴马,他们可能更为把自己培育成可用之才的美国文化自豪。中国人当然很希望这些华裔的官员们反复强调中国文化对自己成长的重要性,其实,这种心态在民族自豪感的后面藏着很严重的民族自卑感。一个中国人,在本国当一个省长,不稀奇;一旦有人当了美国的州长或者部长,那就不一样了。好像前者是“地方粮票”,后者是全世界“通用粮票”。其实呢,中国的一个省长,到美国竞选州长可能选不上,但他骆家辉到中国干一个省长,也未必能拿得起来。国情差异使然。

瓜田想说的另一个意思,是想提醒诸位容易激动的国人,华裔的美国驻华大使,仍然是美国人。他代表的是美国,在跟中国人打交道的时候,争的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利益。奥巴马非洲老家的乡亲们也万不可以为,自己家的孩子在美国当了总统,从此以后,美援的方向必须大幅度向肯尼亚倾斜。奥巴马任命华裔高官,开玩笑地说,有点“以华制华”的意思。他知道中国人对华裔面孔都感到很亲切,容易丧失警惕,于是就多任命一些华裔高官与中国打交道,这样会更好地为美国争取利益。这些华裔高官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血统,就抹不开情面,在谈判时给中国让出一点好处呢?绝对不会。相反,正因为是跟中国有点特殊关系,他可能会格外加小心,更谨慎地保护美国的利益,不给政敌留下什么把柄。如此看来,美国驻华大使是华裔还是盎格鲁-撒克逊的纯种,对中国人来说,没有好消息和坏消息的区别。国人在跟这些中国人面孔的美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应该多留点心眼,不能稀里糊涂地放松警惕,上了奥巴马的当。在网上见到一个帖子,介绍某网站盘点世界各国22名华裔高官的情况,作者在题目上就兴奋地写道:中国人的力量不可忽视!这位楼主有点乐糊涂了,这些人并不是中国人啊!

中国人太多,近些年走出去的人也越来越多。可以预料,在外国混个官儿当的,也会越来越多。县长、省长、部长什么的,已经不稀罕了,总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日后有华裔当个总统什么的,也不足为奇。但不管他在外国当了什么官儿,他都是外国人,代表的是外国的利益,对他不应抱有不实际的奢望。他绝不会成为中国的探子或者卧底,偷偷地为中国谋利益。中国人也不希望他们这样做。

面对越来越多的外国华裔官员,我们持有一颗平常心,冷静地看着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服务,同时也要防备他们利用黄皮肤的外包装麻痹我们,这也就够了。做非分之想,没有用;津津乐道,如数家珍,不但无聊,还会给这些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和麻烦。这就是我听到骆家辉来华当大使以后所想到的。(文:瓜田)

蓬莱西装设计

盐城订做职业装

咸宁定制西服

衡阳定制工作服